fc2ブログ
SDなど球体関節人形を中心する手作りと旅行の暮らし
影視作品中的代筆人
2021-05-12 (水) | 編集 |
漫步櫻花道是禾子在網路電台needs RADIO主持的一個東洋音樂節目。主題基本上有幾個方向,分別是單一歌手、團體歌曲分享、日劇或動畫的主題分享、其他日語歌曲主題分享,2021年5月11日播出的內容為「影視作品中的代筆人」。開了個新的部落閣分類,把節目逐字稿收錄在這裡,做個紀錄。

Sincerely

皆さんこんにちは、桜道を散策するのぎ子です。全球華語的聽眾朋友大家好,歡迎來到漫步櫻花道,我是禾子,很高興又和大家在空中見面了!節目一開始聽到的歌曲是來自動畫《紫羅蘭永恆花園》的片頭曲「Sincerely」。

《紫羅蘭永恆花園》是由「京都動畫公司」製作,在2018年1月播映的電視動畫。因為播出後受到非常多觀眾喜愛,在13集本篇之後,又推出了特別篇1篇、電影版動畫2篇。同樣都獲得了很高的評價。為什麼今天禾子要先播這首歌曲呢?因為今天除了會和大家聊聊《紫羅蘭永恆花園》這部動畫作品之外,禾子也想和大家聊聊影視作品當中的「代筆人」。

Violet-Evergarden-55.jpg

《紫羅蘭永恆花園》這部動畫的故事說到:在一個虛擬的世界,這裡有點類似像是一、二戰時期的歐陸地區,有一位少女,她沒有親人,在很小的時候就被送進軍隊訓練。隨後由基爾伯特陸軍少校收養,並為她取了名字叫做「薇爾莉特」,而薇爾莉特就是「紫羅蘭」意思。在軍隊裡的薇爾莉特,一開始,是個需要他人命令,沒有自主意識的女孩。

在與基爾伯特的相處過程中,慢慢學會言語以及文字。有一次外出時,得到了一顆像基爾伯特眼睛顏色般,美麗的祖母綠寶石胸針,薇爾莉特時時刻刻帶在身上,當作自己主人的分身在守護著。對於薇爾莉特而言,基爾伯特是個特殊且不可取代的存在。在一次任務中,基爾伯特失蹤,薇爾莉特也失去了雙手,退役後,由於基爾伯特的預先的安排,薇爾莉特成為「伊芙加登家」的養女。這也就是這部作品《紫羅蘭永恆花園》的名稱(ヴァイオレット・エヴァーガーデン)的由來。

不久之後,C·H郵政公司的負責人,同時也是基爾伯特的好朋友霍金斯,在薇爾莉特出院後,將她雇用到自家公司,並帶領她學習新的事物,將她視為女兒一般照顧。

一開始,薇爾莉特在郵政公司裡擔任的是郵差的職務,但她很想知道基爾伯特失蹤前,對自己說的「我愛你」是什麼意思,而轉為擔任「自動手記人偶」(也就是代筆人)的工作,替他人寫信傳達思念。

因成長背景的關係,薇爾莉特一開始並不懂的軍隊以外的事情,言行舉止都像是機器人一樣一板一眼,一個口令一個動作。為了成為一名優秀的「自動手記人偶」,薇爾莉特進入「自動手記人偶養成學校」。

薇爾麗特的打字速度快、學科成績也很好,但是寫出來的信,卻像軍隊中的報告書一樣毫無感情,因此無法拿到畢業資格。在學校裡面,薇爾莉特有一位同學,她的哥哥雖然退伍了,但卻對於「只有自己活了下來」感到自責,成天酗酒鬧事。瞭解事情的原委之後,薇爾莉特替同學寫了一封信給哥哥,信中只有短短的一句:「我很高興你活著回來,謝謝」深刻地傳達了妹妹對於哥哥活著回來的喜悅之情。

第二天,同學把信拿給學校教官看,教官知道,她已經能夠寫信了,就讓薇爾莉特能畢業。之後,透過一次次的代筆委託工作,及各式各樣的人相遇之後,薇爾莉特逐漸學會人與人之間的相處,以及情感,也稍微理解了「愛」是怎樣的情緒。

我們先來聽一段同樣來自《紫羅蘭永恆花園》的歌曲「Believe in」,回頭再和大家一起聊聊代筆人和《紫羅蘭永恆花園》

「Believe in」

歡迎回到漫步櫻花道節目中來,我是禾子。剛剛聽到的歌曲是來自《紫羅蘭永恆花園》的插曲「Believe in」。

今天在節目中和大家分享的是動畫《紫羅蘭永恆花園》和代筆人。

雇用薇爾莉特的霍金斯曾經對薇爾莉特說過:「妳還不知道,妳過去所做所為,正逐漸讓自己惹火上身,而且越燒越烈。」他會這麼說是因為,過去,薇爾莉特在戰爭中奪取了許多人的生命,但這些失去的生命,對他們的親人、朋友來說,卻成了難以復原傷痛。薇爾莉特嚐試去瞭解什麼是愛、什麼是人與人之間的感情,就是去認識這些難以復原的傷痛的開端,而這麼做,也會讓她知道自己過去的行為,帶給了多少人痛苦,而如果薇爾莉特還有感情,就會懊悔過去自己的所作所為,也會讓自己陷入痛苦的深淵之中。

在不同的代筆工作中,薇爾莉特遇到了不同的人,每個人有不同的故事,也有每個人表達愛的方式。薇爾莉特從一個殺人武器,到逐漸理解到失去與死亡對人心的影響,從不知道「火在自己身上燒」,到「發現自己正在燃燒」。像是在述說,她從毫無感覺的隔離狀態,開始與自己的感覺連結上了。雖然這個過程不是完全愉快的,但是有了感覺,會感覺到悲傷,也同樣會感覺到美好。就這樣,薇爾莉特漸漸地從失去基爾伯特的悲痛中逐漸站起,因為基爾伯特可以活在他的心裡。

除了替人寫信之外,薇爾莉特也擔任了許多其他和「代筆」有關的任務。比方說:後續推出的特別篇中,薇爾莉特就受邀為歌手寫出「能夠讓所有女性共鳴、男性心頭一顫」的一封情書,經過了試寫、被退件,再一次溝通之後,才知道其實這名歌手是想要請薇爾莉特寫一首歌的歌詞,用以紀念自己及幾許許多多的人在戰爭中失去的愛人、親人。

薇爾莉特在思考應該怎麼寫才好的時候,碰到了郵政公司的老郵差羅蘭德先生。他帶薇爾莉特進入軍屬郵局的倉庫,這裡堆滿了找不到收信人和送信人的信件。看到這麼多流淌著愛意的信件無法傳達,薇爾莉特內心終於有所觸動。一番努力之後,薇爾莉特終於成功寫出了讓委託人滿意的歌詞,完成了演出。即使還沒有完全理解什麼是愛,這次委託讓她對愛的理解又更進了一步。

接下來我們就來聽聽特別篇當中,這首由薇爾莉特作詞的歌曲「Letter」吧!

「Letter」

在電視版動畫中,薇爾莉特並沒有和基爾伯特少校重逢,基爾伯特最後行蹤依舊不明。但是薇爾莉特卻成長成能感同身受的少女了。

後來推出的2篇電影版,越來越不強調薇爾莉特擁有矯捷的身手,而開始著重於薇爾莉特少女心的描寫,也在「對於愛的體悟」有更深入的著墨。

雖然在推出第2篇電影前不久,製作公司「京都動畫」發生了震驚多國的縱火案件,後續又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第2篇電影,延後了很長一段時間才上映,而這篇讓無數粉絲引頸期盼的作品,故事主軸也回到大家最關心的問題,那就是───基爾伯特少校到底有沒有和維爾麗特在一起?為了不要破哏,大家可以再去找正片來看看。

電影版的紫羅蘭永恆花園播映時,有很多觀眾在電影院當中,眼淚停不下來地掉,除了被故事劇情感動之外,也有很多人是看到片尾製作人員的字幕時才哭的。

2019年7月18日京都動畫公司發生了一樁縱火案,有精神疾患病史的嫌犯青葉真司,在工作室內傾倒汽油,隨即引發爆炸與火災。這個事件,導致京都動畫第一工作室建築物完全燒毀,造成包括青葉真司在內,有69人受害,其中36人死亡、35人受傷。

受到縱火事件直接影響,原本訂於2020年暑期放映的《Free!》系列新作電影版的「最新預告消息」中止發表。而《紫羅蘭永恆花園》的第1部電影,《外傳 —永遠與自動手記人偶—》以及第2部電影版動畫則在片尾公布了所有參予這部電影的製作人員名單,其中包含了在縱火案中遇難者和受傷的人員。

為什麼把所有工作人員名單都列出來這麼的特別呢?這是因為,在過去,動畫電影受限於時間問題,片尾名單,通常是以有1年以上工作經驗的製作人員為主。但這次卻罕見地,列出全體製作人員名單,以紀念他們為這部作品做出的努力。因此有許多觀眾看到了這裡,眼淚就忍不住地拚命掉。

在識字的人還不多的時代、地區,代筆人替這些人書寫信件,傳達心意,而在《紫羅蘭永恆花園》中,自動手記人偶,也就是代筆人們,她們服務的對象,有時候也不見得是完全不識字的人,而是代替寄信人,更精準地傳達出自己的心意。這麼說來,代筆人肩負的責任,就不僅僅是「你說我寫」,而是幫助溝通,創造幸福了的橋梁了。

Will

1492995479-2684473183.jpg

皆さん、こんにちは、桜道を散策するのぎ子です。歡迎回到節目當中來,剛剛分享完動畫當中的代筆人,接下來我們來聊聊日劇中的代筆人吧!這邊要介紹到的作品是日劇《椿文具店 — 鎌倉代筆店的故事》

故事大綱描述的是女主角雨宮鳩子在外婆過世後,返回故鄉鐮倉,經過迂迴曲折之後,繼承了外婆的「椿文具店」。故事中,文具店的收入,除了文具銷售之外,還有一項,是來自於根據不同委託人的情境或目的需求,進行不同風格的書信代寫。

繼承「代筆人」的鳩子,會在各委託人的請託下,回應各式各樣的要求或人生答覆,逐漸也從各位的疑難雜症中,體察人際關係的情感,從中發現了文字書寫的深沉意義,也輾轉思考自己與外婆過往相處的心結,還有人生親情所缺少或還未領悟出的答案。

現代人的通訊發達,鍵盤敲一敲,手機划一划,訊息就送出去了,但是資訊不發達的時代,要收到一封信,是相當不容易的,因此一封信當中蘊含的訊息,就不單只有寫在紙上的那些文字而已了。代筆人手寫信件時,對於要寫什麼主題、對象是誰、用字遣詞都要字字斟酌,考驗了代筆人者在體察揣摩後的掌握度,除此之外,還要仔細思考如何傳達給對方,所以,要連用什麼樣的筆、墨汁顏色、紙質、信封、郵票都細膩講究,這樣才能達到「職人」的層次,加上劇中描寫到如何用信件當作連結委託人與收件人之間的橋梁,雖然劇情描述的時間是在鎌倉的秋、冬季,看了還是令人感受到用心書寫的溫暖。

最後一集的內容回到主角鳩子與外婆的心結上,回到文具店時,鳩子和外婆的回憶再度被勾起,人生中沒有母親的陪伴,一直是鳩子內心的一個遺憾,而外婆的嚴厲教導,造成了當時還不成熟的鳩子與外婆的隔閡,回到老家的鳩子,透過聆聽各種委託人的心聲,幫忙代筆,漸漸回憶起和外婆之間的相處,也重新體認到外婆的刀子口豆腐心和用心良苦。這樣的心境上的轉換,也幫助了她自己用文字作為溫柔的補丁,去填起一個又一個(包含她自己)破損的心靈。

除了日劇值得一看之外,原作小說有翻譯成中文版,中文譯名是《山茶花文具店》,由圓神出版社出版。為了更完整呈現出鳩子的信件,出版社的編輯們在這一塊下足了工夫,舉辦了「尋找『筆優』(也就是代筆人的代筆人)」徵選大會,模擬小說中不同情境的筆跡。由於《山茶花文具店》當中,鳩子對於選擇書寫的工具,也非常講究,所以編輯們也使出渾身解數,上網查詢鳩子所使用的文具,並且遠赴東京及鎌倉,買到相符的文具提供給中文筆優,力求搭配信件內容要傳達出的氣質。

在人們越來越少動手寫字的時代,出了這樣一本在編輯上處處斟酌的書,真的也非常推薦聽眾朋友去找來讀一讀!

節目最後,我想來分享台灣知名導演吳念真在幾年前拍的一則廣告,他說到自己小時候的一個經歷───村子裡有一個叫做「條春伯」的人,是村子裡少數受過較多教育的人,在資訊不發達、人們也不太認識字的時代,條春伯會幫忙村子裡的人寫信給遠方的家人,也會幫忙讀信給人聽。有一次村子裡的媽媽要寫信給到台北工作的孩子,說家裡需要錢,再不寄錢回來,一家大小都要餓死了,她也要去自殺了!

條春伯不論是外型或是行為舉止,都散發著文人的氣質。只見他慢慢從口袋裡拿出鋼筆,寫了一封信,寫完還念給村子裡的媽媽聽,信的內容寫得誠懇動人,他寫道:「是我們當爸媽的沒有能力,才讓你年紀輕輕就到外地去打拚,但最近家裡弟弟妹妹要繳學費了,請你委屈一點,幫忙貼補一些家用。」聽完了條春伯寫的信,原本氣急敗壞的媽媽,露出開心的笑容,趕緊把信拿去寄了。

這樣的條春伯,對阿欽(也就是小時候的吳念真)來說,是非常值得崇拜的對象。

有一天,條春伯把村子裡幾個孩子叫過來,要他們寫信給異地的親人。幾天後,條春伯來到還是阿欽身邊,跟他說:他那天是在測試看哪一個孩子比較會寫信,而阿欽就是寫得比較好的一個,條春伯想讓阿欽成為自己的接班人,因為自己總有一天會老、會死、會離開這個村子,但寫信的工作,卻必須要傳承下去。

於是漸漸地,也有一些長輩會來找阿欽寫信、讀信。又有一天,有一個想要迎娶村子裡某位大姊的外省人,寫信到鄰居的大嬸家,鄰居的大嬸,拿著信來給阿欽讀。因為信用的是毛筆寫的,又是行書,小孩子不太會讀,就老實的說:「有很多字我看不懂耶,不過有一句話我會看:『虎毒不食子』」。大嬸聽了非常悲傷又生氣,大聲在村子裡哭嚎,村人趕緊圍上來安慰,並且找來條春伯重新讀信。而這次,條春伯把信的內容讀得溫暖又安慰。於是村人們紛紛帶著有點責備、又安慰的語氣說:「孩子還小,又還在學嘛!是他讀錯了啦!」。

阿欽很不服氣,只是默默的離開,他覺得自己絕對沒有看錯、讀錯。接下來的幾天,村子裡只要有人找阿欽寫信、讀信時,他都會口氣很衝地說:「我看不懂啦,去找條春伯啦!」條春伯看到了這樣的情形,他跟阿欽說:「其實那封信你並沒有看錯,但是你看,你那樣念,大嬸是甚麼反應呢?同樣一句話,有人聽了會難過又生氣,但換一個方式,人聽了又會有不同的反應。如果以後你讀信,看到比較刺眼的字,要換另外一種說法讀給人聽。」

這個廣告說了一個很長的故事,但卻讓我瞭解到,原來,一個真正的「代筆者」是需要帶有這樣的風骨的:「要怎麼溫柔地轉換詞句,才能達到有效的溝通」故事中的代筆者條春伯,透過自己的知識還有體貼的心,將委託人真正的心意,用文字傳達出去。幫助了村子裡的人們。

看完這兩幾個作品,禾子想到自己的翻譯工作,有時候也很像代筆人,會遇到要幫人寫信的情況。有的時候,委託人也常常不能精準地傳達出想溝通的內容,這時候,身為譯者就會產生兩種想法:1是請委託人回去想清楚要寫的內容,譯者只幫忙翻譯就好;第2種,則是花時間慢慢傾聽委託人講述事件的來龍去脈,根據狀況,撰寫符合情境、符合需求、符合轉譯後的語言慣用語句的信件。雖然我還不能說自己技巧上已經爐火純青,心態上可以在完全沒有抱怨的情況下完美的代筆,但是現在,我會有更多時候想想薇爾莉特,想想鳩子,以他們為效法對象,努力去完成任務。

最後分享一句來自日劇《椿文具店 — 鎌倉代筆店的故事》裡的台詞:「どんなに美しい字を書いても、それが相手に伝わらなくては意味がない。」(即使用再美麗的辭藻書寫,若是無法傳遞給對方的話便沒有意義。)

今天的節目就進行到這邊,對節目也任何意見、感想,歡迎大家到needs RADIO的臉書粉絲團和我們分享喔!我們下次再見,のぎこでした。またおあいしましょ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投稿する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非公開コメント: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