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SDなど球体関節人形を中心する手作りと旅行の暮らし
廣興紙寮
2019-08-28 (水) | 編集 |
2018年夏天,在網路電台needs RADIO主持了一個介紹台灣地區觀光工廠的節目。把逐字稿放進自己的部落格做個紀錄。第4集節目做的是埔里的「廣興紙寮」。

IMG_00811.jpg
(正在造紙中的老師傅)

哈囉!各位親愛的聽眾朋友,歡迎收聽今天的節目,我是主持人禾子。今天也要帶大家一起參觀點一處點亮台灣的觀光工廠!在我們的節目中介紹過的觀光工廠,你可能沒有用過他們的產品,甚至不曾聽過他們的名字,但是他們卻都是造就台灣多元、繁榮光景的幕後推手,而且,即便在經濟不景氣,同業相繼歇業的時候,他們仍然咬緊牙關,想方設法繼續傳承,他們就像是點點星火,雖然不起眼,卻努力發光,照亮台灣。今天我們要在節目當中介紹的這座觀光工廠,是位於南投縣埔里鎮的「廣興紙寮」。

按照慣例,在介紹這座特別的造紙廠之前,我們先來聊聊關於「紙」的小故事。

紙的歷史與紙的發明

文字與文明發展關係密切。人類文明的起源,不見得非得要有文字不可,但是文明要能累積、要能加快變化,就要靠文字了。我們不能用今天的概念,去想像新石器時代變化的速度。因為在新石器時代,一件事情要傳播並能發揮影響,耗費的不是一、兩年,也不是十年、二十年,甚至不是五十年、一百年的時間,而是動不動就五百年、一千年的時間尺度。人類文明逐漸加速,變化的時間尺度逐漸縮小,一項重要關鍵就在於「文字」的出現。文字使得累積、紀錄成為可能。文字作為一種紀錄的工具,本身也慢慢在發展,愈變愈有用,愈變愈複雜,複雜有用的文字才能承載複雜有用的訊息。人類文明要藉由文字的發明與運用,才能進入另一個階段。只要在同一個文字圈,前代、乃至別人的發明一旦以文字加以記錄,就可以傳下來,藉文字記載學習,省掉了重複發明的大量精力,也讓傳播的效應變快。

而承載文字的「載體」也是非常重要的。古代文字刻在龜甲或獸骨上的,叫甲骨文。鑄刻在鐘、鼎、盂、壺等青銅器的內壁或底部,或在石頭上刻字,稱作鐘鼎文、石鼓文。但是,甲骨、石頭都很硬,難以刻寫,也不便攜帶。到了春秋末期,人們開始用「簡牘」代替龜甲和獸骨。(「簡」是竹片,「牘」是木片。)將竹簡或木簡用繩子串連起來就叫「一策」(策略的「策」)或「一冊」(手冊的「冊」)。雖然簡牘比龜甲、獸骨已經輕便許多了,但仍然笨重。戰國時期,宋國的思想家惠施,他有很多著作,而且立論新奇,善於辯論,所以常應邀外出講學,隨身攜帶的書就裝了五車,所以有「學富五車」的典故。

中國是世界上最早養蠶織絲的國家。古代人把蠶繭煮過,放在竹蓆上,浸泡在河水裏,再將蠶繭沖洗打爛、曬乾之後叫做縑帛。用帛來寫字,字寫好後捲起來,成為一「卷」。這種絲帛造的紙,由於原料有限,產量不多,價錢也高。所以一般人是用不起的。

由於竹、帛是作為記錄和書寫用具來使用的,所以「竹帛」兩字幾乎成了書籍或歷史的代名詞,「功垂竹帛」的說法就是從這裡來的。

到了東漢時期,蔡倫改良了造紙術,造紙的技術大躍進,造紙素材也不那麼難以取得,對人類文化的傳承貢獻良多。

蔡倫

我們來說說蔡倫的故事吧!蔡倫,字敬仲。生於西元62年,卒於公元121年,是東漢時代桂陽郡(也就是今湖南省耒(ㄌㄟˇ)陽市)人。蔡倫十三歲的時候,皇宮派人來家鄉徵選宦官,蔡倫在這時候進了皇宮,十八歲時,當上了「小黃門」,這是漢朝太監中較低級的職務。

按漢朝的制度,官員們每旬(十天)有一天休息,這是士大夫們互相交流、聯絡感情的時候。可蔡倫每逢此時卻閉門,謝絕賓客,不和同僚往來。這個時候,蔡倫去做什麼呢?許多史書上面都記載到,
蔡倫才學出眾,做事盡心盡力,敦厚謹慎,敢於忠言直諫,對皇帝施政得失能有所匡弼(也就是有所糾正補救的意思)。在宦官輪休的日子,他或者閉門謝客,或者深入田間,考察農耕,增長見聞。這樣,蔡倫的見識和學問與日俱增,越來越受皇帝賞識。

後來蔡倫被任命兼職「尚方令」。「尚方」是皇家手工工場,「尚方令」掌管著皇室金庫和宮廷內部事務,是很重要部門,專門為皇室製造御用器物,擁有雄厚財力和權勢,還有全國選拔優秀工匠的權力。蔡倫受命為尚方主管,負責監製御用器械和寶劍等。

東漢的文化發達,學生眾多,迫切需要更加廉價的書寫工具。蔡倫喜歡讀書寫字,深知讀書人的困難和需求,縑帛價格太貴,絲絮做的紙也不好用,竹簡不貴,但很笨重。

於是蔡倫想用普通廉價的材料造紙,造出普通人也用得起的書寫物品。有一次皇帝召見蔡倫,詢問尚方的事情。蔡倫說:如能讓更多的人讀書,國家就會更加繁榮昌盛。他說自己正在試驗製造廉價的紙以方便讀書人,皇帝非常贊成,還撥給他試驗費用。

蔡倫用麻頭、破布、樹皮和魚網等作原料造紙。蔡倫造紙的基本工序是先把原料洗滌後切斷,經浸漬後,其間採用加石灰漿升溫,促使原料更加軟爛,再經過蒸煮等工序,接著反覆大力舂搗,分離出纖維,製成紙漿,然後用細簾子撈取紙漿,漏去水分,晾乾,揭下後,壓平研光,成為紙張。用這種方法造出的紙,表面細緻、光滑、書寫性能好,顏色潔白,可以長期保存,不容易腐爛,又輕又薄又耐用,正是蔡倫要的理想書寫材料。

公元105年蔡倫把這一成果向朝廷奏報,漢和帝十分稱讚,並通令全國推廣這種造紙術工藝,各地也學會用植物纖維造紙,大大方便了讀書、寫字的使用。於是大家便稱這種紙為「蔡侯紙」。

蔡倫的造紙術是近代木漿製紙的先聲,為造紙業的發展開闢廣闊的途徑。現代造紙技術發達,以機器代替人工,但造紙的基本原理、工序和所用的原料與蔡倫在1900年前的造紙術基本相似,沒有太大的變化。

在蔡倫以後,別人不斷對其造紙術改進。公元二世紀到四世紀,是竹簡、縑帛和紙張並用的時期,由於紙張的品質和產量不斷提高,紙張作為寫字用的材料,其使用的比例也越來越大,越來越成為文人不可缺少的寫字材料。

紙的定義

說完紙的發明與蔡倫的故事,我們來看看紙的定義吧!目前一般認為,蔡倫改進造紙術前,中國已有「紙」這個字。「紙」在中國古代是什麼意思呢?東漢劉熙所撰寫的《釋名》上面提到:「紙,砥(ㄉㄧˇ)也,平滑如砥石也。」意思是說:「所謂『紙』,是指一種像磨刀石一樣平滑的材料。」

許慎在《說文解字》中紀載:「紙從『糸』(ㄇㄧˋ)旁」,也就是「絲」旁。這顯示當時的紙主要是用絹絲類物品製成。

那麼大家有沒有想過紙和布有什麼差別呢?紙和布都是由纖維製成,扁平的東西,那麼他們又差在哪裡呢?紙和布最大的差別,在於纖維的排列方式,纖維無規則交叉排列,並且纖維之間彼此膠著的話,這樣我們就可以說他是紙。

除此之外,我們還可以用纖維的長短和強度來區分,紙,用的是來自木漿等素材的短纖維,而且遇到水之後會分解,因此無法像布匹一樣拿來當作裁縫素材。

另一方面,布匹的纖維來自棉花或是蠶絲,一根纖維就非常的長,經過搓合之後,織成布匹,下水洗滌也不會溶解。

話雖這麼說,現在的科技日新月異,有許多新的素材被發明出來,有一些素材的特性就介於布和紙的中間,有時候還有點難以歸類呢!例如我們常見的不織布,就是一種纖維排列不規則的布,也有一些紙可以像布一樣被作成防水的包包、甚至可以洗滌的衣服,像我們這次到廣興紙寮的時候就有看到這些新穎的素材喔!

埔里的紙

埔里的手工造紙業,始於日據時期,當時日本人發現埔里的水質純淨,適合造高級的「和紙」,於是便在烏牛欄橋下(今埔里愛蘭橋)搭建工寮試驗造紙,但這個紙寮未即生產隨即不幸被溪水沖毀。後來經過廠房重建,造紙技術的改良,奠定了埔里手工造紙的基礎,直到光復後,經濟日漸發達,國內用紙的需求量大增,埔里的手工紙產業開始快速發展。民國60年左右,台灣、日本、韓國開始經濟復甦,於是埔里造紙業除了供應台灣內銷外,開始外銷,而且供不應求,埔里因此被稱為手工紙的故鄉。

我們剛剛提到埔里的水質純淨是合造紙,大家有沒有想造紙和水質有什麼關係呢?這是因為水當中含有石灰、鐵金屬離子、泥沙雜物會影響紙張的美觀及保存效果,所以手工造紙的水質要軟水,而埔里水質就符合這樣的條件。


廣興紙寮

說了這麼多關於紙的事情,我們來來說說今天的主角廣興紙寮吧!廣興紙寮,為什麼要叫做「紙寮」,而不叫「廣興『造紙工廠呢』」?這是因為,造紙需要大量用水,而古代造紙的時候,一般都會搭一個簡易的「工寮」在河邊取水,由於河水不定時氾濫,所以設立的工作場域,並不會非常舒適寬敞,反而以簡單、易於撤離的設施,做為工作的環境。所以廣興紙寮不以「紙廠」自居,而自稱「紙寮」。這就是廣興紙寮現在的名稱由來了。

而廣興紙寮的誕生,要從出生於埔里愛蘭台地的黃耀東先生說起。在35歲那年有鑑於當時埔里紙業的蓬勃發展,以及愛蘭台地水質良好的造紙條件下,於民國54年創立「廣興製紙加工所」,投入埔里手工造紙業的行列,草創初期是一間規模不大的加工所,雖然是以代工為主,但黃老先生同時也致力於手工紙的研發改良以提高品質。民國62年加工所生產的紙漸入佳境,同年開始手工宣紙的內銷,並改名「廣興造紙廠」。民國80年成功研發高品質的手工宣紙,開始外銷日本與韓國市場,這段期間是廣興造紙廠的巔峰時期,黃老先生在這個時期選擇退休,將廣興造紙廠傳承給第二代的黃煥彰先生經營管理。

但是黃煥彰先生經手沒多久,台灣社會的變遷,讓埔里手工造紙產業面臨重大的考驗,紛紛外移或關廠,迅速沒落。於是傳承廣興造紙的黃煥彰先生為尋求產業新出路,重新以「產業文化化」的創意,用古早紙寮的特色,轉型紙產業觀光新發展,致力手工造紙文化的保存、推廣教育,民國85年起,廣興紙寮成為台灣第一家深富教育內涵的觀光工廠,提供完整的手工造紙流程供遊客參觀,也提供專業導覽解說服務,以及生產各種紙文化產品等。

遊客在這裡,不但可以明白如何將纖維漿料經蒸煮、漂洗、打漿、抄紙、壓水、烘乾等過程,製造出珍貴的手工紙,也可以親身參與 DIY 造紙的樂趣,成為台灣地區知名的產業觀光景點,為傳統產業的轉型與經營樹立新的範例。

除此之外,在政府的「文創產業計畫」輔導下,也陸續設立「埔里紙產業文化館」、「台灣手工紙店」、「自然造紙創庫」以及「PAPER菜(蔬菜的「菜」!),「『菜』倫紙專賣店」,成為一座的活的紙產業文化博物館。而(蔬菜的「菜」!)「菜」倫紙,用食物做成的紙,這項特別的發想,還獲得了中華民國專利認證,也是遊客必吃的名產,聽眾朋友到廣興紙寮,一定要嘗一嘗這可以吃的美味菜倫紙喔!

(廣興紙寮有:1.菜倫紙的生產技術及2.自然造紙創庫的植物纖維紙的兩項發明專利。)

只為著某人而製造的紙

辛苦一輩子的台灣造紙老師傅所生產的台灣紙,品質遠遠超過大陸的宣紙。為彰顯台灣手工紙的品牌與品質價質,廣興紙寮特別用心經營「台灣手工紙店」,店內任何一款「高級楮皮紙」都可以看到完整的生產紀錄,每張紙中的浮水印店記和生產年份。這表示紙店對自己產品負責的態度,及對使用者提供品質保證的證明。

紙張也是後人在鑑定前人作品真偽時,從紙中的纖維或簾痕當成重要研判的依據,所以紙張履歷的建立無疑是當前文化產業非常重要的急事,因為手工紙它的終端用途,涉及“保存”的層面。在廣興紙寮的楮皮紙系列產品,紙履歷的建立就非常清楚標示一張紙的名稱、編號、重量、製造日期、製造者...等資料,需要再生產同一名稱或編號紙品時,能很準確的憑這些資料再行生產,但唯一不能複製是日期。楮皮羅紋紙在紙面除線條清楚外,每張紙的角落的浮水印及製造年份印記,代表品質保證外,也該是可讓後人需要考証或作為研判的資料吧!

筊白筍是埔里最大宗的高經濟農作物,在埔里幾乎有水源的地方都能見到栽培的農田,手工紙的生產過程有一種紙是取其廢棄的殼來製成紙槳,民國八十四年間的產業觀光發展,以筊白筍殼的農業廢棄物轉換成可貴的資源為主軸,結合埔里藝文及不同產業發表為「惜福紙」,強調珍惜自然資源及本土纖維開發的重要,筊白筍殼添加在其他纖維製成的紙張有特殊的墨韻效果。

廣興紙寮是個好玩又有趣,還可以認識傳統技藝的地方,下次來到埔里,別忘了到廣興紙寮走走喔!

needs RADIO還有更多精采節目,歡迎大家來收聽:
https://www.needsradio.org.tw/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投稿する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非公開コメント: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