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SDなど球体関節人形を中心する手作りと旅行の暮らし
茶山房肥皂文化體驗館
2019-08-21 (水) | 編集 |
2018年夏天,在網路電台needs RADIO主持了一個介紹台灣地區觀光工廠的節目。把逐字稿放進自己的部落格做個紀錄。這一集節目做的是三峽的「茶山房肥皂文化體驗館」。

DSC_19621.jpg
(導覽員正在解說茶山房的歷史)


各位親愛的聽眾朋友,大家好,很高興又跟大家在空中見了,我是主持人禾子,今天也要帶大家一起探索點亮台灣的觀光工廠。這一集,我們要介紹的,是位於新北市三峽區的「茶山房肥皂文化體驗館」。照慣例,在進入工廠之前,禾子要先帶大家來認識一下肥皂!

大家都用過肥皂吧?生活當中我們會接觸到哪些種類的肥皂呢?最容易聯想到的當然是洗澡、洗臉,總之就是洗身體用的肥皂;除了清潔身體,也有用來洗滌衣物用的洗衣皂。我們藉由肥皂,帶走身體上,或是物品上的髒污。那麼大家想過肥皂是如何帶走髒污的嗎?

肥皂去污原理

現代人除了肥皂之外,也會使用沐浴乳、洗衣精等,來達到清潔效果,其實他們的去污原理都是一樣的。我們來複習一下國中課本裡教過的肥皂的去污原理吧!組成肥皂的分子,有一端是親油端(專業一點的說法叫做「親油基」),而另一端是親水端(同樣,專業一點的說法叫做「親水基」),洗滌的時候,肥皂分子溶解在水中,在水中團聚成一個個「微胞」,親水端向外鄰接水,親油端向內,並且靠近油汙的分子,把油汙包入微胞裡面,使得油污能「溶」在水裡(或說是「懸浮」在水裡),這時候再用更多的清水沖洗,把這些懸浮著油汙的髒水沖掉,我們想要清潔的身體或是衣物就會變得乾乾淨淨啦!這就是肥皂去污的原理。肥皂和合成清潔劑的去污原理相同,肥皂由動物或植物的油脂,與強鹼性物質(如氫氧化鈉)反應生成,合成清潔劑則是提煉自石油,並經人工合成的有機化合物,與酸或鹼反應製成。和添加了許多化學成分合成清潔劑相比,肥皂帶走油脂與污垢後,流入河水中,可以被生物分解,較友善環境。

肥皂的歷史

人類使用肥皂的歷史源遠流長,考古學家在挖掘西元前2800年的巴比倫遺跡時,在陶瓶裡發現了狀似肥皂的物質。

在巴比倫挖掘出來的泥板上,記載西元前2300年前,製造肥皂的公式。提到古代人將脂肪和灰一起燒煮,而製出肥皂。這是最早關於肥皂製作的文獻紀錄。

在西元前1550年的醫藥文獻《埃伯斯紙草文稿》當中,也描述了如何將動物脂肪、植物油和鹼性鹽混和,製造出香皂的過程,並將香皂用來洗潔和治療皮膚疾病。

此外有一個關於肥皂語源的傳說也相當有意思,英文的soap這個詞,在拉丁語中,意思是動物的脂肪,也就是肥皂的原料。但有一個流傳已久的「杜撰傳說」是這麼說的:有一座「只存在虛構的傳說中」的山,叫做「薩博山」,根據傳說,這座山位於羅馬附近,古羅馬人在這座山的山坡上,殺生獻祭,祭壇上燃燒過的木柴灰燼與動物祭品的脂肪混合在一起後,形成了一種特別的物質,這種物質流到附近水道,居民們發現它可以幫助他們把衣服清理得更乾淨。於是,便將這種物質以山的名字來命名,叫做soap。但是這個傳說並沒有歷史上的考證,大家把它當成一個傳說故事就可以了。(薩博山的杜撰故事)

肥皂為什麼叫肥皂?

而中文的肥皂為什麼叫「肥皂」不叫「瘦皂」呢?我們先來談談中國古代的先民們是清潔智慧吧!秦漢時期,我們的老祖宗就地取材,使用洗米水來洗頭髮和洗臉。

後來,到了魏晉南北朝時代,先民把豬的胰臟洗乾淨後,撕除脂肪,研磨成糊狀,再加入豆粉、香料等,均勻地混合後,經過自然乾燥便成可作洗滌用途的「澡豆」。澡豆製作過程中,將豬胰臟研磨,增強了胰腺中所含的消化酶的滲出,混入的豆粉中含有皂素和卵磷脂,後者有增強起泡力和乳化力的作用,不但加強了洗滌能力,而且能滋潤皮膚,算是當時比較優質的洗滌劑。然而,要大量取得豬胰臟這種原料很困難,所以只少數上層貴族能使用。後來,人們又在澡豆的製作工藝方面加以改進,在研磨豬胰臟時加入砂糖,又以純鹼或草木灰(主要成分是碳酸鉀)代替豆粉,並加入熔融的豬脂,混和均勻後,壓制成球狀或塊狀,這就是「胰子」了。

宋朝的莊季裕,在他所寫的《雞肋編》當中提到:北宋滅亡以前,北方地區的人們知道可以使用「皂莢」這種植物,當作天然的洗滌清潔劑,但是,南渡之後,當時的杭州周圍地區缺少皂樹,本地人都是使用一種叫做「肥珠子」的果莢清潔,肥珠子這種樹木,和皂樹一樣都很高大,葉子和槐樹的葉子相似但較細,果實黑黑圓圓的,肥大,有厚厚的果肉,果實的汁液比皂莢還要黏稠,於是南渡的北方人在學會使用這種物品之後,根據其比皂莢更「肥」的特點,發明了一個新稱呼——「肥皂」。而肥珠子還有一個大家較耳熟能詳的名字,就是「無患子」。

雪文與茶箍

我們剛剛說到國語的肥皂為什麼要叫肥皂,那麼大家知道閩南語的肥皂怎麼說嗎?閩南語的肥皂有兩種說法,一種叫做「雪文」,一種 叫做「茶箍」。雪文是外來語,念起來和英文的soap相近,也和葡萄牙文的發音Sabão(サッボ ン)很像,古代的葡萄牙傳教士,將這個字帶到日本,在日據時代日本人又將這個字帶到台灣。

而「茶箍」則是相當本土的用語,不論是閩南語或是客家語都有這個字,只是發音不同。「茶箍」是壓榨製作茶油用後殘留的渣滓(ㄓㄚ ㄗˇ)在擠壓過程中形成堅硬圓形的餅狀物,俗稱茶粕(ㄆㄛˋ)塊,由於茶粕含有植物皂素,具有清潔效果,可以用來清潔身體或洗滌物品。

後來工業進步,日據時代引進製作肥皂的技術,大量生產的肥皂成為民眾的日常清潔用品,漸漸地「茶箍」這項榨油的副產品,逐漸淡出記憶,但古老的名詞卻繼續沿用著,習慣上就將「茶箍」轉移說成肥皂了,這就是台灣地方方言中「雪文」與「茶箍」互相混用的濫觴。

皂化反應

說完了肥皂如何帶走髒污的原理,也和大家分享了肥皂的歷史和方言中的肥皂,那麼肥皂是怎麼做成的呢?油脂加上氫氧化鈉以後會產生化學變化,產生脂肪酸鈉和甘油,這個過程稱為「皂化」。而脂肪酸鈉就是大家知道的肥皂了。

市面上的肥皂有許多不同做法,我們就來看看以下幾種作法吧!

首先是「皂基皂」,是手工皂中較易入門的一種做法,皂基是由製造香皂的生產廠商,在製皂過程中加入飽和食鹽水,透過「鹽析」,使甘油、脂肪酸鈉分離出來,而100%的純脂肪酸鈉,就稱為「皂基」。在許多化工材料行都買得到這種皂基,通常是呈現乳白色的。將買回來的皂基加熱,加入酒精、糖水和大量的甘油(是的,就是本來透過鹽析被分離出來的那個東西),再加以攪拌,就會慢慢變透明,這時如果想要染上不同顏色,就再加入色素。皂基皂的色彩繽紛,很受DIY玩家的喜愛。

接著是「合成皂」。利用界面活性劑製成的「沐浴乳」,也有人稱為「液體肥皂」,呈現乳狀,為了達到保養皮膚的效果,添加複合原料。而「合成皂」也同樣運用界面活性劑製成,但經過塑型,成為固態。它的製造方式跟傳統肥皂不同,較傳統肥皂般複雜,可因應去污力,添加不同的界面活性劑,產生迎合不同膚質需求的合成皂。合成皂比傳統肥皂泡沫較多,而且不似傳統肥皂受制於硬水而影響洗淨力。

「冷製法手工皂」,冷製法是DIY手工製造常見的作法,用油脂結合氫氧化鈉,略加溫到40℃攪拌而成,因為溫度較低,所以稱為冷製法。攪拌後需要放置30~40天,讓肥皂自然皂化,由於溫度低,所以添加在其中不會起皂化作用的營養成分,可以較完整地被保留,但是冷製皂需花費較多的時間,放置期間需要注意天氣變化等因素,品質的掌握需要仰賴經驗才行。

最後,是今天的主角,茶山房採用的「熱煮法」製皂法。好的肥皂需要新鮮、去色、脫臭過的油脂,即使不添加香料,也不會減少他的氣味和色調,另外餘鹼不能殘留才不會傷害身體。熱煮法製作時間較冷製皂短,大約是7~10天。因為採用約100度的溫度加熱,可以100%使原料皂化,不殘留鹼。而在茶山房,因為採用天然的素材,每一批椰子油出現差異時,就需要仰賴經驗老到的師傅做些微的比例調整,讓成品的品質維持相同的水準!現代人總是認為要有精準的配方比例,才有一定的品質,然而茶山房擁有數十年的製皂經驗的老師傅,才是企業的瑰寶!

這些肥皂作法,在「茶山房肥皂文化體驗館」都可以找到相關看板,導覽小姐說:「無論哪一種製法都有它的優點,消費者可以自己挑選適合自己的肥皂」。大家平常都是用哪一種肥皂呢?

茶山房的故事

走進量販店,總覺得包裝時尚、型態多元的沐浴產品琳瑯滿目,而傳統肥皂產業該如何應變時代的考驗呢?今天禾子就來要帶大家走一趟「茶山房肥皂文化體驗館」,看看老產業如何新生,做到真正的古法傳承與良心示範。

「茶山房手工肥皂」來自製皂老廠「美盛堂」,茶山房員工口中稱為「阿公」的第一代創始人林義財先生,年輕時在台北後火車站當學徒賣肥皂,學成後他回到老家三峽創業,在1957年創辦「美盛堂」,生產自有品牌肥皂。

當學徒到創業初期,林義財先生因長期接觸強鹼,使得手不敵強鹼的傷害,引發嚴重富貴手,看了許多醫生都沒有辦法根治,於是林義財先生決心製作不傷肌膚的肥皂,改以天然石鹼取代氫氧化鈉,並在原料熬煮兩日皂化完成後,抽出鍋底多餘的鹼,降低肥皂的鹼性,浮水皂「浮樂脫藥皂」就此誕生。由於鹼比水、油都重,抽出皂鹼後,肥皂的密度和比重會改變,所以會漂浮在水面上,這就是茶山房的研究出來的「抽鹼」技術,福樂脫藥皂進入軍公教的通路販售,美盛堂的業績扶搖直上。

但是對如今傳承家業的第三代,「茶山房事業有限公司」總經理林祐安來說,成長過程中,幾乎沒有假日,只見長輩一直在忙,孩子們在旁幫忙整理、裝箱,因此讓他對肥皂產生反感。

這股榮景持續約10多年,就在民國70年擴廠搬遷到三峽區白雞山約150坪的廠房時,台灣當年也引進第一瓶沐浴乳,加上軍公教逐步走向民營,利潤不如從前,最後不得已,只好退出軍公教體系,自尋「西藥房」通路,但生意仍舊不見起色。

幾年後,沐浴乳廣告充斥電視,改變了消費者使用習慣,很多人開始覺得「一塊肥皂東摸西摸,沒人喜歡用」,認為肥皂是「不乾淨的東西」,成了壓垮「美盛堂」的最後一根稻草。

原本凝聚家族向心力的皂廠,幾乎停擺,肥皂無處銷售,家族成員紛紛向外謀求生計,有的家族成員提議賣掉廠房或出租,但經過無數次掙扎、革命,再說無論賣或租,分一分一個人也拿不了多少錢,最後決定保留廠房。而林佑安也成了打工一族,換了數個職業。民國91年,林祐安回到三峽開起茶行,這時手工皂的風潮漸漸被吹起來,觸發了重整家族事業的念頭,但是當時資源不足,沒錢從事市場調查,於是靈機一動將茶葉混入肥皂,做成茶皂,用「買茶送肥皂」的方式試探水溫,溫和的質地與純淨自然的香氛,深獲顧客的喜愛,試行1年左右,竟有不少客戶「只想買肥皂不買茶」,讓他決定重新點燃停擺多年的皂爐。於是以「茶山房」的品牌,在民國95年底於三峽老街開立第一家門市,開啟了老產業的新生命。

但老皂廠轉型談何容易,他抓準時機,獲新北市府補助新台幣150萬元,觀光工廠「茶山房肥皂文化體驗館」在民國99年正式營運,這個舉動,雖帶來新的商機,但是在家人之間也經過一番爭執,最後才定案。因為廠房的位置不僅交通不便、停車腹地不足,且皂廠屬家族事業,生活起居都在此,很不方便,甚至連阿公也極力反對,深怕獨門技術被學走。

但是當時新北市政府只輔導1家同性質產業成立觀光工廠,擔心「如果不做,有其他業者就要接手」,抱著破釜沉舟的心情,努力把家族產業撐了下來。當年剛接下家族產業的林佑安,也會挑著扁擔在三峽老街沿街叫賣自家肥皂,效法阿公當年的樣子。面對無論是同業競爭或是化學製品充斥的台灣市場,茶山房堅持「只要顧好品質,自然能取得消費者認同」。

美盛堂第一代的製皂師傅林義財(阿公)曾說:「做肥皂是一項良心事業」因為肥皂是直接與肌膚接觸的清潔用品,若是用的材料不好,就會對人體造成傷害。他的子孫們傳承這個精神,謹記原則,即使面臨低價化學合成的洗衣粉、沐浴乳大舉搶進市場,依舊堅持美盛堂肥皂必須經過「煮、抽、添、拌、入、冷、整、切、排、烘」等十道工法,製造出健康、環保的肥皂,響應永續發展的全球共識,才能上市販賣。

在「煮、抽」的製作過程中,美盛堂將椰子油、橄欖油、水、石鹼依照比例放入鍋爐,利用攝氏100度的蒸氣煮沸2日。等到原料皂化完全後,抽出沉積在鍋爐下的石鹼,降低肥皂鹼性。

在經過2天2夜的皂化及多次抽鹼煮皂之後,經由輸送管道將原料抽到旁邊的拌料鍋,將草本或漢方的天然素材磨成粉狀,添入拌料鍋攪拌。這兩道工序,就是「添、拌」

在「入、冷、整」三道工序中,將加入拌料的肥皂注入模型箱,經過長時間冷卻製皂過程後,肥皂內的含水量已經非常少了, 因此需用刮刀輔助,整平肥皂最上層不平整現象。

做好的大塊肥皂,需要經過切割才方便使用,「阿公」將切水煮蛋的原理運用在肥皂上,採用鋼線切割,以避免不必要的浪費,而且更平整。這就是製造十式裡的「切」。

將切好的肥皂排列整齊,一車車推到烘乾室用40度左右溫熱風進行24小時烘乾作業完成製皂。這就是製造十式裡面,最後的兩道工序「排、烘」

製造肥皂需要大量的體力,為了強身健體,製造之餘,林家子弟也勤練柔道,誕生了好幾位柔道高手,而總經理林佑安本身也是一位柔道選手,懷抱著運動家不服輸的個性,經過風風雨雨,林祐安從創立品牌到現在已經超過10年,始終在穩定中尋求創新。至今,茶山房仍堅持遵循「熱煮法」10個步驟製程,整個循環約需10天,縱使曠日廢時,但從不因他人耳語有所改變,更陸續研發出「馥玉咖啡皂」、「蘭花皂」、「大菁皂」、「檜木百草皂」等新產品。未來,也將秉持著同樣的信念,持續守護半世紀的家族皂業,與60多名員工奮鬥,期盼能「穩紮穩打,一起到老」。

參觀茶山房肥皂文化體驗館時,我們發現到它的占地並不大,從工廠產線步道上,可以向下窺見一整個家族在這裡生活的軌跡。參觀完這座工廠,聽著活潑的導覽人員帶領遊客DIY、介紹肥皂的功能和製作材料,聽茶山房的故事,我們感受到一整個家族對這項家族事業的堅持與熱情,傳承家業對許多企業第二代第三代來說,金錢可能不是第一要緊的吸引力,而是那分凝聚一家人的信念與對延續傳統的精神。

needs RADIO還有更多精采節目,歡迎大家來收聽:
https://www.needsradio.org.tw/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投稿する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非公開コメント: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