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SDなど球体関節人形を中心する手作りと旅行の暮らし
SD的世界專訪內文翻譯練習1
2019-08-08 (木) | 編集 |
IMG_3668.jpg
(插圖與下文無關,只是想放圖而已)

P38

我們家的娃娃一定要幸福才行。
對於美有絕對的堅持。

SD Key Person Interview
株式會社VOLKS專務董事重田節(暫譯)

來聽聽SD的提案者重田節專務聊聊開發Dollfie時的心路歷程吧。


「VOLKS原本是以銷售塑膠模型起家的,因此我們客人100%都是男性,公司的員工也幾乎都是男性。我的先生是非常熱衷的模型迷,他說曾說:『塑膠模型是很深奧的!每個人做出來的成品都不一樣,我希望能把塑膠模型提升成可以向其他人誇口的興趣』,那就是我們當初創業時的想法。當然,我們當時沒有可以從一開始製作塑膠模型工具的資金,但是先生很有塑膠模型的眼光,他看上某件作品時,會說『這很適合做成塑膠麼型』,把這件作品當作自己的原創,請人代工生產(OEM),做成產品,並且介紹給我們的顧客。先生擁有「這個東西很適合做成塑膠模型」的眼光,並且會向顧客推薦:「請把這個做為您的原創商品,由我們來代工製造吧!」(這個段落感謝譯者前輩指正)

後來,我們開始販賣Garage Kit(GK模型),但是直到我們現在的正造型師圓句昭浩製作的哥吉拉獲得東寶的版權後,才開始製作原創的模型。

那之後過了好幾年,Figure出現,因此我們也打算製作女孩子的Figure。由於VOLKS已經會製作可動的機器人模型了,所以我們也知道如何藉由各種不同動作的改變,進而改變模型的給人的感覺。但是當時最主流的卻是「固定動作」的模型。我們覺得從各種不同的角度來看模型是很有魅力的,因此也想做出這樣的Figure。

在這當中,我們開始想要做做看自己擅長的,可以動的「人偶」,但是,因為我們家是塑膠模型商,並沒有布料之類的知識和knowhow。因此,我們把服裝的製作交給顧客,我們就只專做身體和頭部,於是製作出了大約27公分的可動娃娃。那時候的熱銷程度令我們非常驚訝。

P39

有一次,圓句的夫人讓我看了一個娃娃,她說:『這是我先生做給我的』。那個娃娃的材質和現在的娃娃完全不同,但是充分地展現了我們家的胺基甲酸酯技術。因為我希望能有做出更大更精緻的娃娃,一字排開一定很酷!於是,說了『向製作大型娃娃挑戰吧』這話以後,我們就做出了60cm的SD。我們將目標族群設定為女性。雖然過去我自己並不玩娃,但曾經想過要大型的娃娃。果然沒錯,可以抱著的娃娃充滿了魅力,這個大小的話就可以實際抱起來了。」

Super Dollfie,高完程度的未完成品

「商品化之後,我們在最後修飾的事上,付出了12、13年的辛勞。當然,我們嘗試如何提升我們家的胺基甲酸酯技術,但是在過程中,要製作這麼大的模型,當胺基甲酸酯在脫膜時,無論如何都無法平整地脫膜、產生氣泡、顏色不均,這些都是我們必須克服的問題。

由於胺基甲酸酯技術是試作品階段用的東西,因此無法拿來量產。會受到氣溫和濕度的影響。成形方法不同、添加矽的方法也不同。本來就不是用來量產的素材,一個原型,最多只能翻模成30~50個模型。如果是GK模型的話,可以在表面上色,有側線的話可以磨掉,有洞的話就填起來,顏色不均的地方塗起來就好,但是娃娃的話,表面的皮膚就已經是完成品了。因此處理起來是相當辛苦的。

你知道的,我們原本就是靠賣模型起家的,如果是販賣已經塗裝好的模型,客人要做些什麼的話,最多也只是拿砂紙磨一磨罷了。我們也希望能夠讓顧客多享受一些動手做的樂趣。因此直到現在,我們的娃娃都是完成度非常高的『未完成品』,可以說是『另一個我』。說到底,每個娃娃送到客人手中,都是專屬於個人的娃娃,而這些娃娃的完成,需要靠客人自己來。」

「Dear SD」的誕生

「我的堅持是重視可動性,而且不可以有損娃娃的美感。所以就連裸體時也都必須要美美的才行。我知道,每個人對美的標準都是不同的,但是至少要把我對美的要求當作最低標準才行。娃娃必須要能夠自立,也要可以坐下。在這層意義上的美也是必須的。SD將會持續追求這樣的美。現在也還未結束。但是越追求,要管理品質就越是困難。讓娃娃站起來的方法、穿衣服的方法之類的。在某種意義上也存在著衝突,對我自己來說也是。SD誕生以來,我和客人們也長了20歲。

其實在這段期間,我的母親過世了,我曾經想要送我的母親我們家的娃娃,但是如果娃娃太大了,對她來說會是一個相當大的負擔。92歲的母親親自為娃娃做了衣服,

P40

但是像幼SD尺寸這麼小的衣服,製作起來還是相當困難的。因為有這樣的想法,於是誕生了「Dear SD」。想把這份禮物送給重要的你。這娃娃並不是『另一個我』,而是送給重要的人的禮物。因此這就是即便是新手,也可玩我們的娃娃的原因。」

2015年8月在京都的Dolls Party上,發表了「Dear SD」,專務第一次一個人站上舞台,握著麥克風說道:「希望您能把這個娃娃送給您最重要的人」。

「Dear SD」的銷售方式和其他的SD不一樣,只能在會場購買。每一個娃娃都必須好好地穿著洋裝展示,而不是放在箱子裡。看看哪一個是你最想要送給你最重要的人的娃娃,才能指定迎接她回家。

被帶著無限遐想的表情吸引住

最早被製作出來的model分別是Kira、Sara、Nana、Megu。她們是我們最長年暢銷的SD,而「Dear SD」最初的型號也是這四款。

「思考著這是要送給顧客的禮物時,當然有想過說『還是用別的臉型好了』。那個時候沒有互換性就不行,所以就採用了最早期的Megu的頭型。到這邊為止都還是模型商的思考方式呢,非常講究互換性(笑)。常有店裡的年輕人說,那個孩子(Megu),表情有點冰冷。即便是幸福的孩子,也會有給人感覺冷靜的孩子。好像是在想著甚麼事情的表情,這樣的表情吸引了大家。

很多人會覺得上了年紀的人,抱著娃娃,是不是就會有一種好像抱著自己的孩子,有點懷念的感覺。但我卻不這麼想。這是因為我們家的娃娃並不是用來替代兒童的娃娃。而是『另一個我』,用來表現自己的物品。所以送人時,也會期待對方把娃娃當成自己,好好珍惜。但這樣的期待並不是強制的,因此,要如何讓收到的人也能覺得『啊,這個娃娃好可愛』呢?所以我們家的娃娃一定要幸福才行。除了美以外,還一定要幸福才行。但是很可惜的,娃娃待在客人的身邊看起來才比較幸福(笑)。這樣很好,比待在我們這裡幸福才是好的。

客人迎接SD時,在天使之里不是會舉行迎接儀式嗎?那個儀式的初衷,是希望我們家的娃娃被客人接回去以後,都能幸福生活。並不帶著宗教的意涵,重點是我們自己很捨不得和這些娃娃分開。第一次舉行迎接儀式時,我哭了出來。(笑)」

(訪談全文完)

IMG_3669.jpg

(放一張圖作為和本文的分割)

之前買了一本叫做《Super Dollfie的世界》的書,對裡面的幾篇專訪很感興趣,也剛好最近有時間,就把中文翻譯出來了。雖然玩娃這麼多年,但是對模型還是很不熟悉,好多字其實都不太懂,如果有專業人士還請多多指教。

另外翻譯這篇時覺得困難的部分是每個句子都很短,分析上雖然不難,但要前後串聯就有點不知道說話者想表達的意思,所以變得很翻譯腔,有些段落想加幾個字或是句子,把意思補完整,但又擔心會變成「超譯」,覺得各種困擾,需要有人解惑。

受訪者重田節女士,她的「名」,因為原文只有以平假名表示,所以我找了一下,大概這個年紀的人會用什麼名字,選了「節」這個字。同音的字,另外也有「雪」字常被拿來當作女性的名字,但似乎用在年輕女性身上較多,所以選了「節」這個字。

這本書裡,另外還有造型師圓句昭浩、SD的妝師、VOLKS的社長訪談。之後有時間的話也想繼續試著翻譯看看。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投稿する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非公開コメント: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